必威官网有限公司欢迎您!

辣椒传入中国之前,在辣椒没有传入之前

时间:2020-01-02 01:44

在人类的味觉体系中,恐怕没有哪种味道比辣更霸道:爱它的人,无它不肯下筷,即便面红耳赤、满头大汗、涕泪俱下,甚至因此呼吸急促:“嘶哈、嘶哈、嘶哈……”也会因为它那让人欲罢不能的味道而吃得停不下来;怕它的人,则会因为它心跳加速、坐立不安从而避之不及,但面对那鲜红的颜色、扑鼻的香味,还是会心痒痒,投去羡慕的眼光。

辣椒没有传入之前,古人都不吃辣吗,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,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,给大家一个参考。

现在的人们生活水平是越来越高,人们对吃的事物要求也是越来越高了,不仅是要好吃,更要好看?简直就是色香味俱全。香无外乎就是要有辣味。香辣听到这个词很多有很多人都流口水了,现在关于辣椒的品种也是有很多,有不辣的,有辣的,那么,在当时的古代,中国没有辣椒,人们突然想吃辣椒又怎么办呢?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呢?具体的就跟随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问:辣椒传入中国之前,餐桌上的味道以什么为主?

图片 1

要问中国在世界各国人民眼中的形象,别的不说,美食大国是绝对跑不了的。中国的美食不仅因地域不同而千姿百态,就算同地也有不少的花样美食。

辣椒,在明朝才传入中国,真正吃辣椒也要从清朝算起

图片 2

《广雅》中说:“辣,辛也”,在辣出现之前,“辛”才是表示辣这一意义的通用字,指代具有强烈刺激性的味道。东汉的《通俗文》说“辛甚曰辣”,辣又比辛更甚一层,辛得很厉害才叫辣。怎么表示辛得很厉害呢?量的增加可以带来程度的加重,所以古人造辣字时从辛从束:束的甲骨文就像是把木头捆扎起来,有聚集的意思。将辛味聚集起来,就是“辛甚”,就是辛得很,就是辣。

除了原材料上的不同,各地美食主在味道上就有很大的差别。酸甜苦辣各有各的滋味,萝卜青菜也各有所爱。

到了现在,辣椒可以说是大部分地区,都不可或缺的美妙食材之一。仿佛没了它,就会失去趣味,甚至很多地区,什么都离不开一个“辣”字。

辣椒明代才传入中国,在此之前中国人知道辣味吗?我们现代人在日常生活中做菜常用的辣椒在古代被称为番椒,也就是说,辣椒这种食材并非中国本土所有,而是通过贸易从番外带回来的。辣椒原产于美洲,最早以前,只有美洲大陆的一些国家如秘鲁能够使用辣椒调味。自新航路开辟后,辣椒在全世界才有广泛分布,大致在明朝嘉靖年间传入中国。

今天,辣椒可以说是大部分地区都不可缺少的一种美味食材,仿佛没了它,就会少了很多趣味。虽然辣椒是在明朝时期才引进中国的,但几千年前中国人就显露出了嗜辣的秉性。在没有辣椒的时候,古人用什么来调出“辣”味呢?首先当然是葱、姜、蒜,这些调味品在古代是用来提升辣度的重要食材,直到今天我们都还在食用蒜泥,民间还有“姜还是老的辣”等俗语。此外,在王维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“遥知兄弟登高处,遍插茱萸少一人”一句中提到的茱萸,也是一种调制辣味的调味品,只不过茱萸多为野生,采摘极为不易,且处理工序复杂,因此在辣椒传入后就逐渐退出了厨房。另一种使用范围最广的调味品当属花椒,《诗·陈风·东门之枌》中有“穀旦于逝,越以鬷迈。视尔如荍,贻我握椒。”早在先秦时期就有对花椒使用的记载。

图片 3

比如我大青岛。

说到这里可能一些人就会好奇,像四川,湖南这些以吃辣为主的地区,缺少辣椒是万万不可的,辣椒传入中国以前,中国人想吃辣怎么办?事实上,自先秦始,中国人不但能吃到辣,还能很好的制造辣味。比如厨房里常见的生姜,花椒,胡椒,芥末,甚至是烧酒,都被中国人很好的使用。

图片 4

不少人以为古代调味品比较单一,大抵只有咸盐和蜂蜜一类比较常见,其实不然,古代也是有很多调味品的。

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辣椒还只是作为观赏性的植物,真正开始吃辣椒,说来还真有这么样一个历史。

先秦时期,中原人口中的五味是指酸,苦,甘,辛,咸。后世中的“辣”,则是在辛的基础上发展而来。汉代以前,史料中从未有对辣有所提及,汉代之后,人们所提到的辣味,大多也都是辛味。话说回来,我们最早使用的制辣材料常用的有花椒与葱,对此《诗经》中有明确交代,“有椒其馨”,这是有史可考的。可见当时的中国人身边并无多少可用的制辣食材。在到秦汉时期时,关于生姜,蒜,芥末的使用已经很普遍,如《吕氏春秋·本味篇》中就有“和之美者,阳朴之姜”。其中的阳朴大致就是在今天的四川地区,可见四川人在几千年以前就对辣味十分钟爱。

“辣”的诱惑,即使只就这般静静地看着,便已是心绪摇乱,动荡不安,仿佛一池静水,被春风无声惊了暗流。烹饪过程中虽说它扮演的都是配角,但没有谁敢忽视它的存在。辣味几乎遍布全国,在不同的地区,辣也是不一样的。食客的江湖,把吃辣的能力分为三等:不怕辣、辣不怕、怕不辣,湖南、江西人就是“怕不辣”的那一种。辣椒炒肉、剁椒鱼头、擂辣椒皮蛋……光是听到这些响当当的菜名,就立马口齿生津饥肠辘辘了。川渝的辣,称“麻辣”,一盆子菜里辣椒、花椒的分量就占据了大半壁江山,用一勺滚开的热油浇上去,“滋啦”一声,辣椒与花椒瞬间翻滚在油汤里,上蹿下跳、噼里啪啦响成一片。西北的辣,是“干辣”,就像黄土高原干硬干硬、直来直去的大风,透着一股子的痛快劲儿。一碗长面、半碗辣子,蹲在柴门前的碌轴边,低着头吃得狼吞虎咽、地动山摇,实在是痛快过瘾。云南、广西、贵州的辣,颇有些神秘的色彩,讲究“出奇制胜”,这里的辣椒有时被抹在食材上,和坛子一起封藏起来,有时和各种香料组合在一起做成蘸水。酸辣、苦辣、甚至是臭辣……那些特别的风味没有亲自尝过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。

毕竟中国美食也算源远流长,若是只有甜咸,那将错失多少美味啊。所以古人做菜也会用花椒、醋、梅子、大蒜、香葱、桂皮等为菜肴增添味道。

当年李自成、张献忠起义,明灭清起,嘉定三屠。在食物及其紧缺的情况下,辣椒进了中国人的肠胃。

芥末是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的食材,它由芥菜籽加工而来,算是比较古老的制辣食材之一。与之类似的还有茱萸,王维大诗人在自己所做的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中提到的“遥知兄弟登高处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”中的茱萸也是古代人常用的一种制辣食材。这些药材论辣味肯定没有辣椒纯粹,说白了,主要都是辛味。但是在某些方面,茱萸所做的菜肴论味道绝不比辣椒要差。

图片 5

除了本土的调料外,还有不少舶来品,辣椒就是其中之一。明朝末年的时候,辣椒从美洲传入我国,自此我们才有了辣椒。

据记载,最先食用辣椒的是万山环抱的贵州。因为群山环绕,交通不便,食盐和蔬菜及其短缺和珍贵,“土苗用以代盐”,辣椒起到了盐的作用。

胡椒,关于胡椒中国人都不陌生,和番椒一样,看到胡字我们也知道这种调味品同样来自外国,胡椒传入中国的历史比辣椒要久的多,早在唐朝时期,印度和缅甸的胡椒就被商户带入中原,并被广泛接受。最后便是酒,到了今天,许多名菜中都还要使用酒来调味,这可以说是中国人能够接触到最古老的辣味了。

辣不仅被用来形容食物,同样也常被用来形容人。能以辣相称的人,往往挨得痛、耐得烦,有血性、有韧性。记得李昴英在《水调歌头》以“松柏苍然长健,姜桂老来愈辣,劲气九秋天”的词笔,给世人留下了一段史诗。我们似乎看到,秦桧在以“莫须有”的罪名杀害岳飞后,又对力主抗金的晏敦复软硬兼施、威逼利诱,迫其投降的场景。而面对秦桧的淫威,晏敦复不仅不为所动,还泰然地说:“吾终不为身计误国家,况吾姜、桂之性,到老愈辣。”一身铮铮铁骨,以至于流传至今仍不失温度。一个人的个性可以内敛也可以外露,可以急躁也可以平缓,可以粗犷也可以温和,但骨子里若是流淌着辣,便定是一个有着倔强性格的人。正如湘西的一首民歌所唱:“要吃辣椒不怕辣,要恋情姐不怕傻,刀子架在脖颈上,眉毛不跳眼不眨。”一粒鲜红的辣椒,犹如火热的图腾,与湘西人大气、仗义、痴情的地域性格交相辉映。

图片 6

不止贵州,在湖南、四川等地,大多数农民都喜食辣椒。贫民食野菜为生,苦涩难咽,以辣椒混合,可掩盖苦涩。

辣椒传入中国之前,也有辣味,只不过是胡椒。辣椒应该是明朝时才传入中国的,最初在江浙,后顺长江上传到江西,湖南,湖北,四川,一直到云贵地区。苦,辣,算,咸自古就有。

一个辣字,不仅能让人食欲大开,更让人感到一股用不完的火辣热情。人生,也需要一股辣劲儿——那一种屡败屡战、愈挫愈勇的倔强,一种不达目的、誓不罢休的韧劲。

如今四川、贵州、湖南等地,都有着吃辣的饮食习惯,大家沉迷于辣椒带来的快感中,对川菜、湘菜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。

辣椒吃完身体发热发汗,令人感觉温暖。也正是因为贫困和饥荒,辣椒食用迅速扩展到了大江南北。

校对:周 敏 郑兴林

不过在明朝以前,辣椒还没传到我国的时候,古代人就不吃辣味了么?其实那时候的人们也有辣椒的替代品。

可是在明代以前,华夏土地并无辣椒,那时候的人们是如何感知辣味的?

声明:除原创内容及特别说明之外,推送稿件文字及图片均来自网络及各大主流媒体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认为内容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其实辣椒的味道才是纯正的”辣味“,不过之前我们没有辣味,一直是用其他调料来制造”辛辣味“的。

这里要说一点,辣椒的“辣”字,在很早之前就出现了,《说文解字》里对“辣”字的描述是这样的:「辣」,從辛,刺省聲,乃指猛烈之辛味而言,故從「辛」。又以「朿」為剌之省,「剌」本作「戾」解,為舛逆之意。辣味入口如灼,有「剌戾」意。

明朝以前,大家都是用蒜、姜、葱、花椒等来制造辛辣味,这些味道虽没有辣椒辣的纯粹,但却带有辛香味,这也是一种较为刺激的味道。

简而言之,辣,其实并不是味觉,它所指的是一种痛觉。

图片 7

所以,是因为辣椒是辣的,所以叫辣椒,而不是因为有了辣椒,才有了“辣”的定义。

最早人们制造辣味是用葱和花椒,利用花椒的麻辣和葱辛辣,制作不同于咸甜的其特味道。之后人们又加入了蒜姜芥末等,为辣味的世界又增添了不少成员。

而事实上,并不止辣椒有“辣”的痛觉,茱萸、花椒、芥末同样也有辣觉,而这三样东西,正是古时候”辣“的调味品。

所以秦汉的时候,巴蜀之地的人们就已经开始食辣了,只不过那时候的辣只是由这些作物来进行调制的。

茱萸入馔的历史十分悠久,可以追溯到西周。《齐民要术》记载,古时四川人最爱的“鱼鲊法”就用了茱萸。

在制辣的调料里,芥末也算是味道比较强劲的一个,它是中国传统的制辣食材,主要是由芥菜籽加工而成。

茱萸,中国古代又一重要药用食材,产于中国大江南北各省。而在唐朝年间时,它的价值就不仅仅是食材。唐朝人重阳节登高时,臂上必须佩带插着茱萸的“茱萸囊”。一句“遍插茱萸少一人”,多少对亲人的感怀思念在其间。

图片 8

要论古代餐桌上最爱的,首推其中的“蜀茱萸”。这种生在高大茱萸树上的茱萸,古时又被称为“艾子”。唐宋时代蜀地的名菜,就已常用它做烹饪调料。通常是把茱萸捣碎后做成汁,用于烹调蔬菜,效果以宋朝名臣宋祁的形容说,简直是“辛香”。宋代时蜀人喝酒,也常放一粒茱萸入酒里,《成都古今记》里说这样简直“香满盂盅”,香辣得十分过瘾。

还有一种可以制造辣味的食材就是茱萸。茱萸不仅出现在诗词里,还出现在里人们的餐桌上,它虽然有个诗意的名字,但也是一味不错的调料。

到了明清年间时,这种“蜀茱萸”,更发展成了独家风味的辣椒酱——辣米酒。《本草纲目》里记载了它的制法,更形容了它的味道:“味辛辣,入食物中用”。这种独特调料,今天还在西南许多地区颇受欢迎。浙江湖州有一种茱萸做的酱料,名叫“辣虎”。当地百姓日常想尝辣味?这也是首选。

除了植物可以作为制辣的材料,连我们饮用的酒也可以制造辣味,尤其是烧酒,那辣味也是相当销魂的。

花椒,是中国特有、也最常用的辛香调料,位列调料“十三香”之首。

所以别看明朝之前我们没有辣椒,但是辣味却是不缺的,古人的智慧真的是不可低估啊。若不是他们流传下这么多的调料,哪有如今这么多美味呢?

魏晋之后,花椒的香料功能被开发。可粗磨成粉和盐拌匀为椒盐,供蘸食用,唐代诗僧释寒山诗云:“蒸豚搵蒜酱,炙鸭点椒盐”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在花椒食用达到鼎盛时期的唐代,菜谱中使用花椒的食物比例占到37%,在祛除腥膻味、祛湿寒方面,大显身手。

花椒、茱萸,都是通过刺激口腔神经,而产生辣味。但是,芥末是通过刺激鼻腔,而产生辣味。

国人吃芥末,实在是太早了,周朝就有。

《礼记》又有:“脍,春用葱,秋用芥”。而先秦饮食必须要调酱,芥末是作为酱主体而来。芥末是芥菜的果实磨成的粉末,它具有强烈的刺激味,是宋代广泛视为“辣”味的调料。

辣椒传入中国约400年,但这种洋辛香料很快红遍全中国,将传统的花椒、姜、茱萸的地位抢占。

辣椒的传入及进入中国饮食,无疑是一场饮食革命,威力无比的辣椒使传统的任何辛香料都无法与之抗衡。

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(www.lishixinzhi.com)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。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